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ag平台-提供真人娱乐资讯、国内外热门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社会新闻 >

陈行甲,裸辞两年依然有一种年轻人的朝气与活力

 陈行甲,裸辞两年依然有一种年轻人的朝气与活力

2018年10月13日,陈行甲在北京接受本刊采访。当天下午,他又一次回到母校清华(《环球人物》记者 侯欣颖 / 摄)

毕业将近15年,陈行甲从未真正离开过清华。每次来北京出差,他总要回母校看看。如果白天工作结束得早,他通常会去拜访老师。若只有晚上空闲,他就逛逛荷塘,走走二校门前的那条柏油路,或是去西操场跑上几圈。

在清华校友中,陈行甲小有名气,常被邀请回母校参加各种活动。2018年10月,他以业界评委的身份参加了清华大学举办的一场大学生公益实践论坛。作为唯一的外邀嘉宾,陈行甲负责为十几支本科生公益团队提供项目指导。当主持人告诉大家,这位老学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委书记,还因特立独行成为官场“网红"时,学生们立马来了精神,一双双眼睛里流露出崇拜与好奇。台上的陈行甲两眼放光,动情地讲着话,从他身上看不出半点中年人的样子。

离开官场后,陈行甲有了两个新身份——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创始人、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理事长。转场做公益,他依然能把事业做响,个人也收获了许多认可。2017年起,他先后被凤凰网评为“年度十大公益人物";被《中国慈善家》杂志评为“中国十大社会推动者";2018年12月,公益时报评选出“年度中国公益人物",陈行甲依然在列(陈行甲最新消息 甲哥用公益开启人生下半场)。

背双肩包的“公益新兵"

记者与陈行甲初次见面是在清华附近的一家酒店。为了赶在约定的时间到达,他见完朋友一路小跑着赶了回来,刚进房间就拿起一条毛巾,请记者帮忙塞到衬衫下吸汗。他果然如传说中那样接地气。

2016年底提出辞职后,陈行甲希望换一套生活系统,让自己从过去的身份中抽离出来。他把公文包丢进柜子,给自己买了一个蓝色的双肩包,一直背到现在。过去,一位采访过他的记者这样评价:“陈行甲是我见过的最没有官气的官员。没有人给他提包,没有人替他端茶杯,没有人为他开车门。"现在,陈行甲依然不享受这些“待遇"。“当官的时候,我就不准别人为我做这些事,我不喜欢前呼后拥的生活。自己背个包,我觉得挺好。"

决定去深圳做公益后,陈行甲像是回到了大学时代。他整天背着包穿梭在各种学术会议、课堂和论坛上,把自己的公益项目一步步丰富立体。为了得到资金支持,他要去见大大小小的企业家,说服别人投钱出力。做一县之长时,手中的权力允许他签字批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项目。而现在,陈行甲需要为每一笔资金四处奔走。很多次,他激情四射地讲完,换来的却只是一句鼓励,合作的事再没下文。他只能去找更多人,做更多尝试。

一次谈完项目挤地铁回家的路上,陈行甲感觉异常疲惫。装有电脑和资料的包仿佛有千斤重,他背着包,双手紧紧抓住头顶的栏杆,直到换乘站才找到空座。坐下来的那一刻,他全身瘫软,脑海中闪现出半年多前当县委书记时的情景,一瞬间有些恍惚:“我这是在哪儿?我这是在干什么?"

成立一个新的公益组织,辛苦程度不亚于一次创业。尽管走得很艰难,陈行甲始终没有停下脚步。让他备感欣慰的是,自己的从政经历为公益事业带来不少资源。“过去好官的形象是值钱的,做公益,大家信我。"听说陈行甲辞官后,一位企业家找上门来,给他开出400万的年薪,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公司。陈行甲真诚地告诉对方,自己并不想从商赚钱,而是要做更有意义的事。企业家听了更为感动,直接拿出1000万元人民币,嘱咐他放开手脚大胆去做。

陈行甲没有让对方失望。2017年初,他创立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将“贫困地区儿童的大病救助和教育关怀"作为服务方向。后来,他又被聘为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与其他几家公益组织共同发起“联爱工程",致力于“让因病致贫从现代中国消失"。他们先后在广东河源和青海设立试点,帮助一批白血病儿童得到救治的同时,也探索出一条不同以往的公益新路。

 陈行甲,裸辞两年依然有一种年轻人的朝气与活力

2018年12月13日,陈行甲来到青海大学附属医院看望白血病患儿

陈行甲心中有一个3.0版的公益构想:“我们不是向富人要钱给穷人,也不单单靠基金会的模式来运营,而是要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搭建有效可信的平台和参与渠道,推动政府和各方力量合力解决问题。"

Copyright © 2019 ag真人娱乐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5043976号